sesese9911在线视频

中国社会科学网:南非人才外流及其成因浅析
日期: 2020-08-04 作者: 供稿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报

     南非是非洲第二大经济体,也是非洲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南非抓住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契机,迅速跻身现代化国家之列,但近年来,南非经济发展缓慢,人才外流问题十分严重。

  教育和医疗领域是人才外流重灾区

  2012年,根据非洲教育发展协会(ADEA)统计,“当前非洲国家大量高素质人才侨居海外,南非位居前列”。2015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显示,大约有4.7万南非技术人员离开南非,前往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等经合组织国家就业。从领域来看,教育和医疗领域是人才外流的重灾区。其中,教师和教育专家流失1.75万名,占比37%左右,其次是医护人员,人数达1.08万,占总数的23%。从流向目标国来看,英国最受欢迎,吸引南非各类人才18581人次,澳大利亚其次,吸引南非人才13060人次。仅2019年上半年,已有7400多名研究生和专业人才离开南非。然而在南非国内,各行业共有几十万空缺的高技能工作岗位,人才需求量巨大,急需的人才主要为医生、护士、教师、工程师和电脑网络技术人员等,高级管理岗位、会计、法律等专业岗位也存在诸多空缺。

  事实上,人才外流不仅是南非面临的问题,也是整个非洲大陆普遍面临的困境。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的估计,从1990年起,非洲大陆每年大约有2万名专业人才移民他国。而自1960年以来,非洲1/3的知识分子离开本国去欧美发达国家工作。联合国最新报告也提到,“受过大学教育的非洲人中有1/9移居欧洲、北美等地”。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报告则显示,非洲医护人员外流惊人,1/4的非洲医生和1/20的非洲护士目前在发达国家工作。但与此同时,非洲医患比例状况比较严峻,非洲承担着全球24%的疾病负担,但仅有全球3%的医护人员,占用全球1%的医疗资源。撒哈拉以南非洲80%的国家达不到每10万人拥有20名医生的标准。在非洲人才外流中,南非充当了特殊的角色。作为非洲经济发达的国家,南非已成为非洲其他国家通向世界各地的中转站,很多国家的专业技术人才尤其是青年人才,纷纷选择先进入南非工作生活,再以南非为跳板,进入发达国家留学、就业、生活。

  人才外流的双重因素

  南非严重的人才外流现象是内外因素复杂交织的结果。

  从内部来看,首先,南非经济发展乏力及其就业形势严峻是造成人才外流的根本原因。尽管通过第二次工业革命,南非迅速跻身现代化国家,但殖民统治时期形成的经济结构、产业比例与社会矛盾阻碍了经济发展。当前南非高新技术产业和有竞争优势的制造业萎缩,有影响力的产业较少,这样的经济状况致使国内就业岗位稀缺,且需求主要集中在中低端。很多人才,尤其是中高端人才在国内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就业保障和工作机遇的缺乏使得他们不得不转向国外。其次,各阶层人员就业矛盾突出。20世纪90年代,南非政府为保障弱势群体权益制定系列法案。但一些法案以照顾弱势群体、促进各族平等为名,实则以种族为界,形成了“逆向歧视”。在政策的支持下,很多白人技术型人才就业艰难,于是选择离开南非前往发达国家,随着白人离去的还有他们所主导的核心技术。近年来,因为政治原因和社会治安问题选择离开南非的白人富裕人口数量也在不断增加。此外,南非国内阶层固化、裙带关系盛行也是导致人才外流的深层次原因。

  从外部来看,造成南非人才外流的原因主要有两点:第一,经济全球化的影响。经济全球化带动了资金、技术和人才全球范围内的流动。南非在大力吸引外资、获得外来技术和人才支持的同时,也打开了人才外流的大门。只是在这场国际人才流动浪潮中,南非乃至整个非洲大陆面临着人才内外流动失衡的困局。一方面,南非耗巨资培养的人才还未对本国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任何贡献便流向发达国家;另一方面,为了弥补人才缺口,南非每年不得不支付巨额佣金,以优厚的待遇吸引外国人才。第二,优越工作待遇以及高额的薪资、完善的设施、便利的生活环境是吸引南非人才流向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直接原因。相比发达国家,非洲国家在软、硬件上都没有优势,一些非洲国家的工资水平仅为发达国家的1/10,这势必导致优质人才流向发达国家。

  规划顶层设计 改善就业环境

  人才外流已成为制约南非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人财两空”的困境不仅给南非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还造成了恶性循环,国家难以从根本上遏制人才外流,摆脱人才匮乏。对此,南非政府已给予高度重视,不但修改了移民法,还制定了具体的行动计划,大力从国外引进专门人才,这些措施虽然已经初显成效,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南非要解决当前严重的人才外流问题,还需立足国内,从以下方面努力。

  第一,大力发展经济,改善社会环境。要解决人才外流问题,最根本的出路就是发展经济。非洲开发银行公布的《2019年非洲经济展望》显示,非洲经济增长呈温和向好态势,初步估算2018年非洲经济增速为3.5%。而南非的经济增速在2018年仅为0.7%,远远低于整个非洲大陆增速的平均值,甚至低于增速最低的南部非洲的2.2%。根据牛津非洲商业论坛公布的数据,过去10年,由于非洲经济的增长和机遇的增加,选择回国的非洲毕业生人数逐年上升。近年来,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等非洲国家经济的快速增长已吸引了部分人才回流。因此,南非只有大力发展经济,提供更多就业岗位,创造更吸引人的工作环境,才能留住人才,实现人才在国内充分就业。

  在经济发展机遇方面,当前亚洲正在掀起新一轮的现代化浪潮,不仅为发达国家摆脱经济低迷提供了新动能,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众多非洲国家已经抓住这一机遇并从中获利,尤其南非作为非洲经济的领头羊,更应该借助这次新经济发展浪潮,获得发展机会,以改善国内社会经济环境,带动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吸引更多人才。

  第二,调整教育结构,加大人才培养力度。南非在现行教育体制下,应加大教育结构调整,加强对职业技术教育的关注,从人才源头做起,加大人才培养力度,并最终形成更高的社会效益。目前南非急需的人才是医护人员、教育工作者、高级工程师和IT专业人才等,教育培训部门应根据社会需要,重点设置国家急需的专业,使学生毕业后能够学以致用。除了本国的教育与人才培养外,南非还可寻求与国际社会合作,加强人才联合培养。

  第三,设计人才发展规划,完善就业机制。一方面,南非要从国家层面做好人才发展规划的顶层设计,确立人才培养和使用的指导纲领与整体目标,推出重大人才工程。南非可以酌情参照中国经验,提取符合本国国情的部分,加以实施。另一方面,要完善人才就业管理体制,做到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用人唯贤。在政策上对高级人才和急需专业人才的就业和引进予以倾斜,在资金上对人才对口就业进行扶持和补贴,增加科研投入,增设高水平的人才培训中心和科研平台,创造适合科研和就业的条件。

  人才是最活跃的先进生产力,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人才治理应纳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全局之中加以谋划和设计。南非要改变人才外流、国内就业不足的形势,必须要剖析其深层原因,高度重视国家经济结构、教育发展、就业政策、文化建构和民族认同等问题,多渠道立体化推进人才发展治理现代化,实现多元、科学、开放、高效的新型人才培养与应用体系。 

    作者:周海金 丛玉萍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本文系浙江省社科规划课题“中华文化南非传播史研究”(20NDJC067YB)阶段性成果)

     


编辑:蒋红跃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